吃槟榔吗

点开看看8


雷安only
♞汐南

修炼中...⭕
表情包博主⭕


✨画手/coser/文手

我jwhensh!kebzj@nqmh@j
霍哥本子真好 我射了

【雷安】关于那什么披衣不扣。

1.
   “雷狮你再不系上扣子就扣你五分了。”

    任劳任怨的安大班长并不是很心平气和地再一次提醒雷狮把校服外套扣好,尽管雷狮能把土味中华校服穿出一种街拍时尚大男孩,校服外套不是披肩上就是挂胳膊上,但是校规这一点还是得遵循的。

   他们班都快以披衣不扣在全校出名了,这是没拿到流动红旗的第二个月,安迷修头痛的想。

   特别是以雷狮为头目的这一群家伙。

    “你有那么热吗?”
   安迷修没好气地说。

    “热啊。”雷狮懒洋洋地靠在后桌桌子上披散着外套优哉游哉地看着班长俊俏的脸。

     “热就脱外套。”

      “冷。”

       “你冷还是热啊?!扣好外套!!!!!”

        安迷修快失去理智了,他觉得雷狮这种人还不如待在空调24度的家里裹着棉被才能满足矣。

        “脱外套也可以,我冷怎么办。”
         “外套太热了。”
        雷狮笑嘻嘻地补了一句。

       “要我给你父爱的抱抱你才不冷?”

        然后雷狮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光速脱下校服外套并装出一副“妈呀好冷”的样子伸开手臂扬起冒出点小胡茬的下巴说:

        “漂亮宝贝,抱一个。”

后方小蜘蛛。
Excuse me?

【雷安】冬日。

短打练手。  

这个冬天冰凉刺骨。
  
  安迷修只是穿了一件单薄的大衣,里面是款简单的灰色高领毛衣,裤子甚至露出冻僵的脚跟,脚裸被血充得发粉,一双红色的帆布鞋,里面应该是没有加绒的。
  暖黄的路灯稍微有点人情地个安迷修带来一点寒风中的暖意,所谓雪中送炭,可是也难免微薄了些。他把通红的脸埋到围巾里,围巾是雷狮送的,上面印着一个黑色的五角星,偏灰的布料。耳朵被冻僵了,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买一个耳罩。
  他把手拢着嘴巴哈气,安迷修穿的很少,手套也没有带,冻得一白一红,早知道应该多去附近奶茶店多坐一会买被热奶茶。安迷修笑着自嘲。
  灯光婆娑在人睫毛上,这样看安迷修的睫毛似乎打上了金粉,连翠色的眼睛也沾上一层金箔。
  
  雷狮这个该死的怎么还没来。
  
  他蹲坐在路边上,气鼓鼓地把脸埋在手臂里,偶尔有几个包裹得像个粽子的小孩好奇地看着他,不过很快又被噼里啪啦响的花炮吸引过去了。安迷修出神地盯着地上的灯柱影子,盯着盯着旁边好像又走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影,人影走过来挡住了灯光。
  
  “好看吗?”
  
  安迷修闻声抬头,哦,长得挺帅,高个子瘦脸黑头发,似乎还在笑,还有一双紫眼睛…
  靠,紫眼睛。
  
  “没你好看。”
  安迷修打着哈哈放了个彩虹屁,然后拍拍屁股站起来和人平视。那高高瘦瘦的人影撇了撇嘴,然后目光打量着安迷修的身着。
  
  “你怎么穿这么少?”雷狮看见他被冻红的耳朵和脸就心里发抽,他觉得自己要上升成老妈子了,心想自家宝贝儿被冻坏了怎么办。
  “等你来温暖我啊。”安迷修伸出手放雷狮脖子里,好暖。他忍住了往雷狮身上贴的举动,尽管他冷得身体还在抖抖抖,雷狮这边情况就不好了,安迷修的手简直冰到差点让雷狮骂街。
  “好啊,让我这个大暖男温暖温暖你。”
  然后安迷修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雷狮的大衣刚好能拢住安迷修,他扶着怀里冰凉的人的腰,牢牢锢住,安迷修的温度就像天气预报,由冰转暖,雷狮身上太舒服了,他突然抬起头用那双亮绿的眼睛看着雷狮。
  
  雷狮理所当然地亲了下去,像是在茫茫雪日中看到一座烧着炉子的小木屋,安迷修夺取雷狮的体温,他们俩紧紧交缠在一起,这种感觉舒服地让安迷修起了困意,他眯着眼睛寻着雷狮的唇迷迷糊糊乱亲一气。安迷修背后的一位小女生惊叫了出声,雷狮弯唇笑了笑,立起食指抵在嘴唇边。
  
  “嘘。”
  
  
  

②这仿生人没法干了

刑警雷xRK安

微/小/血/腥
想要评论
三日一更一k字(?)

前篇点这里

5.
  “本市郊区的森林公园里有一起仿生人凶杀案,也许我们在天黑之前还能赶到。”

  仿生人不带什么感情地引着雷狮走向车库,很显然这家伙不把自己当外人,雷狮挑挑眉,掏出车钥匙按了一下,车子立即发出一个不怎么悦耳的声音。

  “上车。”

  不谦虚的说,雷狮的大长腿长到驾驶座都塞不下,只能委屈他屈起腿来开。刑警胡乱摸了一把头发——更显得他那副凌厉美,在警局里长得好看的确实不算大多,上级一般都是一些啤酒肚脸上留着胡茬的中年油腻男,像雷狮这幅长相,还是个副队长,自然会勾起一些小女警的小声尖叫,咳咳,大队长时常扯着沙哑的声音敲敲办公桌,一边在心里感叹,这年代什么都看脸,老一辈的同志们只能保温杯里泡枸杞了。

  出库的时候雷狮从后视镜里瞟了一眼坐在后座的安迷修,还是那个傻傻的坐姿,手搭在膝盖上挺直腰板正视前方,搞得雷狮没忍住笑出声。

  “笑什么?”仿生人似乎从镜子里看到了雷狮那双好看的眼睛,暗紫色的。紫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眼底还有一圈淡淡的黑眼圈,却不显得憔悴,反倒是更帅了。是的,就连仿生人也不能拒绝这幅好看的面容。

  “没什么。”雷狮收敛起笑容,随手从裤口袋里掏了一包烟,正要点燃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安迷修歪着脑袋看他,棕色的头发垂在脸上,傻乎乎的。

这是雷狮的想法。

  “吸烟有害健康,还会导致性功能衰…”

  “够了。”雷狮捏了捏额心继续开车。“我不抽就是了。”

6.
  到公园的时候天快黑了,四处围着警戒线,周围的群众已经被散开,还有几个刑警和法医风尘仆仆赶来工作。

  “死者部分身体组织掉落在草地上…还有这个黑色塑料袋,是被随手扔在地上的,凶手在我们赶来之前已经被抓到了,是AX仿生人型号。…现在已经昏死过去了。”

  安迷修蹲在那个黑色袋子面前报告到,雷狮抱着臂冷哼一声。“连塑胶人都会杀人?有意思。”他手里的密封袋装着一节被切下来的手指,仔细盯着看总感觉让人胃里翻滚。

  随后安迷修打开那个黑色袋子,瞬间一堆恶心的飞虫子从袋子里争先恐后地涌出来,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气,蛆虫在血迹斑斑的肉块上蠕动。

  “操。”刑警先生骂了一句脏话,他皱着鼻子把密封袋交给旁边的法医叫他去化验,然后蹲在地上观察那些恶心得让人想吐的东西。

  “这是什么?死者的身体组织么。”“暂时还不知道,需要化验肉块上的血。”仿生人戴了一副白手套,他把袋子里那些被剁碎的肉块拿出来。雷狮转头喊住法医“你把这些拿去化验…”回头突然看见安迷修用手沾着那些发臭的血用舌头舔了一口。

  “…靠?你干什么?!”雷狮握住仿生人的手腕强迫停止刚刚的行为。“你把那些血拿去舔…?。”

  “我在分析这些肉块的血液。”安迷修无辜地看着雷狮,指指那个塑料袋意思还要工作。“我的舌头比化验更快。”

  “可是你也不能…”“等等…”仿生人皱了皱眉“这些肉不属于死者,根据我的分析出来这是猪肉的血。”

  “…啧。”雷狮不悦地把手放开,随意翻动了那个黑色的袋子。“这里面还有属于人类的肉体吧?估计是凶手故意把猪肉和人肉混在一起。安迷修?”他脱下沾上血的手套看着仿生人。

  “这袋子上还有一些蓝血…不是那个AX的血,是属于AP型仿生人的。看来还有一位嫌疑人没有被抓获。”
 

4班的那个雷狮要脸吗

是雷安,平常写完别的文就更更(?)
有真实经历(…)

不,不要脸。

1.
“安迷修,我能摸你裆吗。”

安迷修震惊地抬起了头惊恐地看着雷狮。

“?????”

“那不然这样,你摸我的再让我摸你的?。”

虽然安迷修觉得匪夷所思但是他还是怀着好奇心摸了一把雷狮的裆,手心轻轻地往那坨东西摸了一下然后光速缩回手。

年仅17岁的安迷修有生之年摸到了雷狮的裆,据称鼓鼓的一大坨,甚至感觉在跳动,还。是。温。热。的好大?!!!!?????

“该我了。”

雷狮一脸邪魅一笑向安迷修的裆摸去。

2. 雷狮同学最近很迷玩d音。

下午是体能测试,正排队走在后排的雷狮同学突然蹦出队伍大嚎一声!

“I love Poland!”

站在雷狮旁边的安迷修疑惑为什么突然爱波兰了。

“Poland!”

????

“l love Poland!”
“why?”

“I love Poland!”

然后雷狮清清嗓子,大吼一声!

“Hahahahahahahaha!!!”

安迷修:雷狮你他妈有病吧。

然后一下午的体能测试班上起伏着I love Poland why?HAhahahahaha!!!!!的声音。

暑假的一些老图今天重新发一下💦💦💦

“我诅咒今天斯莱特林扣一亿分——!!!”

来自弱小的(划掉)格兰芬多的抗议(。)

动作有参考来着。

这仿生人没法干了

日更1k字左右,是仿生人pa,底特律背景。
警官雷xRK系列安迷修,这个写完了就会写AX HT YR的安安(
后篇
短打。

雷警官和警用安卓人摩擦出火花。
噢,也许是意义上的摩擦,或许是物理摩擦。

1.
  “你确定他能侦查案件?”

  雷狮端详着摆在他面前的一台警用仿生人,木讷的表情直视前方,头上的IED灯还闪着蓝光。面容称得上好看,起码雷狮觉得顺眼。

  “他是最新型的RK513,功能及侦查能力都是一等的,我想他在你查案时能够帮上点忙。”

  丹尼尔在电话那头不咸不淡地回答,他还在处理公务,整理文件的声音可以清晰听见,雷狮他皱着眉头把电话拿远了点。

  “行吧,虽然我觉得他更应该去做个性爱防…我是说家政仿生人。”

2.
  雷狮觉得上头给他派个塑胶人就是小瞧他的能力。

  “你好,雷狮先生,我是安迷修。”

   仿生人比雷狮矮了差不多半个头,身上穿着统一的塑胶衣,整洁得甚至没有多少褶皱,还完美地衬托出了仿生人姣好的身体曲线,IED灯圈闪着光,看起来似乎有点兴奋。

  “安迷修…是这个名字吧。看上去傻傻的,听起来就像个封建社会迷信主义的名字。”

  “在下的名字是模控生命系统取的,除此以外还有其他几百个我。”

  雷狮想撕破那张嘴。
  得,他这尊大佛要和这个呆子机器人度过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

  光想就感觉要谢顶。

3.
  “雷狮,你在吗?”

  仿生人按了几下门铃,他似乎并没有对一个警官如此豪华的家感到惊叹或者质疑的其他情绪,毕竟他只是一个机器。

  “雷狮?”

  依旧没有回应,安迷修猜测雷狮可能是出门了或者是喝醉酒倒家里了,也可能是没醒来。

  出于良好的系统指定,他决定坐在台阶上再等一会,也许旁人看起来很怪,但是的确是标准坐姿——仿生人的双手放在并齐的腿上,腰板直直挺着,还是那副木讷的表情,不过碧色的眼睛有了光,俨然是一副乖巧安卓人的样子。

  和小学生被老师训话时的坐姿有得一拼。

  安迷修低头看了看表,已经过去半小时了,房屋内还是没有动静。

  下一秒他就打碎玻璃窗撑着窗台准备跃进去,一条腿在屋子里一条腿还吊在外面,然后他听见一声惊呼。

 
4.
  “你找我什么事。”

  雷狮又好气又好笑地瞅着面前这位LED灯慌忙闪着黄光的仿生人,地上一片玻璃渣子,安迷修犹豫着到底是先把窗外那只腿放进去还是把屋子里那只腿抽出来。

  毕竟这样的姿势并不怎么美观。

  其实安迷修还安分坐在台阶上的时候雷狮就看见了,他刚刚晨跑回来就看见一个栗色头发的呆子坐在自家门口,两只手还搭在膝盖上,和小学生一样的,他嘲笑。
  谁知道呢,只不过是喝瓶可乐的时间雷狮才发现安迷修已经打破了他家窗子准备跳进去,幸好来的及时——不然他卧室那几条被死党嘲笑为儿童卫衣的外套和几艘帆船模型就要被看见了,虽然对于仿生人来说好像并不是什么秘密。

  “窗户要怎么赔?”

  “抱歉,雷狮先生,只是有一个案件等着我们去侦查,至于修补窗户,我的系统并没有这项功能,但是我可以为您做饭以及打理卫生,RK的系统是允许这些功能的。”

  行吧。雷狮翻了个白眼,没想到这烦人的塑胶还会干这些。

他竟然有点小期待。

 

 

末班车≯
卡埃避雷注意。

【系统信息】生日礼物挑选♪

[埃米]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