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槟榔吗

点开看看8

墙头很多,目前HP格邓神奇动物骨科/凹凸雷安/漫威锤基

♞汐南

修炼中...⭕
表情包博主⭕


✨画手/coser/文手

newt的字跡 趕緊保存(???)

cp 我永远去不了的梦

妈妈呀卡哥怎么老是盯着雀斑看呜呜呜呜呜呜呜

 

迷弟眼神了

我死了 他们太可爱了ferhahfolaswvfkuresvgfasmvgbhjbdfhjzyuvfbhdfkljkvgtfqw

我摸到板子了嗚嗚嗚嗚畫質壓好低我哭了

Theseus的星星和擁抱都屬於newt,只屬於newt

(可能會做吧唧 或者立牌

學校的學姐給我捏的newt好可愛嗚嗚嗚

點我看2p在綫威胁皮克特(?

Theseus:哦我亲爱的弟弟不用管那個樹枝我們繼續玩花炮吧

弟弟:?

兩個人用一條超長圍巾好可、、愛!!
(完蛋了分不開

(我畫畫好爛 自卑了
像素好垃圾 下次用電腦畫霸

天氣冷了 theseus時刻叮囑弟弟要戴圍巾

(2p的theseus:霍格沃茨的圍巾怎麼這麽薄?!我弟弟會冷死的

newt:…………我的魔杖能變火喔

下班回家開心地抱紐特結果被推開的傷心忒修斯

後面兩p是正常畫風

【雷安】王子与人鱼的乡村爱情故事[1]

#美人鱼很愤怒,因为这里不是童话#
  
  不是童话无所谓,关键这里的那什么王子也太他妈恶劣过头了。
  美人鱼不是公主,是王子,上身不是裸着的,有穿衬衫。他妈的他妈他姥姥反正祖宗十八代的老祖宗她朋友就是那个为了王子而走上不归路的小美人鱼爱丽儿,英年早逝,惨的一批。而今天我们的美人鱼王子碰上了一个落水的人类王子,美人鱼好心把王子救回岸上,结果呢?结果那个长得挺好看的王子醒来就是一句:
  “你好丑。”
  
  美人鱼叫安迷修,今年19。安迷修心血来潮出个海面透透气,湿漉漉的栗色头发沾在他的脸上。在遇见人类王子之前他心情特别明亮舒爽,半眯着碧绿的眼吹着海风,嘴里哼着从小听到大的歌谣伴上海鸥的叫声,用被太阳照得发亮的鱼尾在礁石上打着拍儿。安迷修四下望着,突然看见一个青年突然从船上的岸板上跌落。
  
  “糟了!”
  安迷修当机立断,跳入海中使出全数力量朝水花的方向快速游去,青年跌落在海里划出的弧线很好看,但他无法关心这个,安迷修冲过去把青年抱住,尽量潜出水面维持青年的性命。
  他把青年安放到礁石上,下面就是水,使安迷修能够暂时在这里待一会。
  “喂……?”
  “醒醒…”
  
  #睁开眼发现一条美人鱼,还是男的,怎么办,在线等,急。#
  
  雷狮只知道自己因为脚打了滑一不小心掉海里了然后失去知觉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呆呆的脸,发现自己醒来后那个人似乎惊喜地用尾巴打出了水花。哦,尾巴……尾…
  ??人鱼?
  雷狮咳嗽几声,海水呛得他喉咙发苦。他转过头打量那只人鱼,碧色眼睛暖汪汪的,浸湿的睫毛上挂着滴海水,下一秒婆娑着太阳金光的水珠随着睫毛颤动的频率跌落在礁石上蒸发。人鱼有一个唇型姣好的嘴,是淡橘色,看起来很适合接吻。
  ……想什么。
  于是雷狮违心地从那张恶魔般的嘴里吐出几个字:“你好丑。”
  
  #雷安梁子怎么结下的#
  从古至今,世世代代。
  
  安迷修脸色立刻就黑了下去,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口,只好咬着下唇恶狠狠地盯着雷狮。
  雷狮也本来就只是想看看他反应,结果摆出个这样子又蠢又可爱,像只蓄势待发的小兔子。雷狮想到这里嘴唇不自觉的弯了弯,结果安迷修倒是被这笑俘获了,雷狮本来就生得好看,这么一笑不知该迷倒多少女心,安迷修赶紧把视线移开到波光粼粼的海面上,脸却以迅雷不及掩耳速烧起来。
  “我是雷狮。”青年悠悠开口,不打趣他了。“我叫…安迷修。”人鱼终于肯挪回了点视线,眼尖牙利的狮子捕捉人鱼躲闪的目光。
  “你们人鱼原来穿衣服的?我一直以为是裸着的。”雷狮打嘴炮,安迷修差点被他的问题气得英年早逝。
  “我们又不是流氓,肯定穿衣服的。”
  “听说你们的眼泪能变成珍珠?哭一个给我看看。”
  “??????这里又不是童话!!!”
  “为什么你在水里发胶也不化。”
  “关心这个干什么啊!!”
  “你有鸡鸡吗。”’
  “……?”
  
  “你有病吗?!!!!!”
  安迷修被雷狮的这一连贯奇奇怪怪的话问得忍无可忍了,给雷狮留下一个愤怒的背影和鱼尾打起的水花。
  他在心里暗骂了雷狮素质八连。
  
  #凯莉说安大哥你别冲动退一步海阔天空#
  
  凯莉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海巫,某一天她正在家里普普通通刷着海博的时候安迷修狂敲着自家的小可怜木板门,凯莉慢慢悠悠地游过去开门,倚靠在门框上。
  
  “千年老古董木门,加上上面的粉色海星,98亿,你看着赔…”
  “凯莉小姐!我现在急需一个能把鱼尾变成双腿的方法!”安迷修把凯莉的话自动过滤,咬着牙恨恨地说。
  
  “什么代价都行!”
  
  凯莉被怒发冲冠的安迷修这一气势吓得一哆嗦,立马游回书架旁边对安迷修重申了一遍:
  
  “什么代价都行?”
  “对。”
  “那好,我给你翻一本,”凯莉抽出一本快散架的老书翻着看,“嗯……要让你变出双腿,首先要割掉你的舌头,然后你的身体就像被刀劈开一样,你的脚走路会像踩在刀尖一样疼,如果不和有情人成眷属你就会变成泡泡死掉……哇哦这历史真狗血。”凯莉悠悠抬起头,“怎么样?你还想变出腿来吗?”
  安迷修一拍桌子:
  “为了打击报复,不对,是讨伐那个恶党还要这么惨,不干了。”
  “这也是为你好,别冲动,退一步海阔天空。”
  
  安迷修愤愤地离开海巫的屋子,他还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气,游出凯莉家还不到五十米他又愤愤地游回来继续狂擂凯莉家的门。
  
  “……我说过了,98亿,你看着…”
  “凯莉小姐!就算是死我也要讨伐那个恶党!!请把我的鱼尾变成双腿吧!!”
  
  #这么戏剧的人鱼追王子帕佩卡也是头一次见#
  
  安迷修一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离海不远的沙滩上,他迷迷糊糊地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盯着刚出海岸线的太阳看了足足五秒才反应过来:
  对了双腿!!!!
  
  然后他又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巴,睁大了那绿眼睛从指缝里支支吾吾吐出几个字。
  
  “唔我没哑巴啊?!”
  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把脚一抬一踩,又惊讶的大喊:
  “一点都不痛……!!!”
  
  安迷修简直感觉凯莉小姐就是他的救世主,他努力回想了一下当时的过程,凯莉小姐笑嘻嘻的说她才不会让自己臭名远扬,其实她有一个不痛不痒用了不哑的变腿方子,不过有一个代价,就是安迷修要承包她五年份的尊享svip钻石棒棒糖,并且把门赔了。
  安迷修蹭蹭地点点头就把凯莉小姐给他的药“咕噜噜”全吞了下去,昏睡前凯莉还让他换上裤子,是她几天前出海捡回来的,以防万一。
  
  现在安迷修真的快爱死凯莉了,不然现在躺在这里的安迷修就是一个裸着下身的大流氓,没有裤子光着下体去讨伐恶党反而还会被抓吧,读过诸多陆生人一万个为什么的安迷修如是想。
  
  …
  
  “老大,你说你上次出海顺便下海游个泳不过被美人鱼误认掉海里了然后把你又救回海岸上了哈哈哈哈这鱼好蠢哈哈哈。”
  “我说老大其实你是掉海里了吧哈哈不过赚大发…”
  “佩利,今天一天没你的饭。”
  “大哥…”
  
  三皇子和他的小损友以及小堂弟——帕洛斯佩利和卡米尔今天也在和睦地谈着家常。
  
  雷狮把他的事迹美化了一通讲给了他的狐朋狗友们,把脚滑落水改成了游泳,大概也就佩利这个二愣子看不出来,但是也就他敢大声开这个小玩笑,结果被罚了一整天没饭吃。
  佩利特别委屈。
  
  “老大,那人鱼长得好看么?”帕洛斯伪君子地拍了拍好狗的臂,笑嘻嘻地问雷狮。
  “长得一副傻样,勉强凑合凑合。”
  雷狮再一次违心的说。
  
  “靠,”帕洛斯把眼眯成缝往远处看“那谁?好像是冲咱们来的。”
  “?什么。”雷狮闻声转过头,看见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安迷修。
  
  “…嗨,nice to meet you。”
  
  fin.

【雷安】关于那什么披衣不扣。

1.
   “雷狮你再不系上扣子就扣你五分了。”

    任劳任怨的安大班长并不是很心平气和地再一次提醒雷狮把校服外套扣好,尽管雷狮能把土味中华校服穿出一种街拍时尚大男孩,校服外套不是披肩上就是挂胳膊上,但是校规这一点还是得遵循的。

   他们班都快以披衣不扣在全校出名了,这是没拿到流动红旗的第二个月,安迷修头痛的想。

   特别是以雷狮为头目的这一群家伙。

    “你有那么热吗?”
   安迷修没好气地说。

    “热啊。”雷狮懒洋洋地靠在后桌桌子上披散着外套优哉游哉地看着班长俊俏的脸。

     “热就脱外套。”

      “冷。”

       “你冷还是热啊?!扣好外套!!!!!”

        安迷修快失去理智了,他觉得雷狮这种人还不如待在空调24度的家里裹着棉被才能满足矣。

        “脱外套也可以,我冷怎么办。”
         “外套太热了。”
        雷狮笑嘻嘻地补了一句。

       “要我给你父爱的抱抱你才不冷?”

        然后雷狮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光速脱下校服外套并装出一副“妈呀好冷”的样子伸开手臂扬起冒出点小胡茬的下巴说:

        “漂亮宝贝,抱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