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槟榔吗

点开看看8

墙头很多,目前HP格邓神奇动物骨科/凹凸雷安/漫威锤基

♞汐南

修炼中...⭕
表情包博主⭕


✨画手/coser/文手

【雷安】一觉醒来安迷修发现自己长出了兔耳朵

狮兔pa 有后续 大概就叫【安迷修做饲养员的时候遇见了一只很像雷狮的狮子】还有【雷狮养了一只绿眼睛的兔子】
取名废
我觉得是he吧 双双夫夫把家还(?)
好了看文吧

他用狮子的速度把我从死神的镰刀下救过,可他却败在了死神手里。

>>>

“安哥安哥!!”红发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朝我跑来“你今天可以给我讲个故事吗!”我望着她手里的狮子小玩偶,缓缓开了口。

“好啊,我今天给你讲一个关于兔子和狮子的故事。”

——————————————————

安迷修艰难地在床上翻了几个身,突然意识到头顶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伸出手。

他摸了摸。

于是安迷修以迅雷不掩耳之势光速套上衣服连扣子也只零零散散地扣了两颗就套好一只黄一只蓝的袜子跑向镜子。

“……????”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

头上明显的多了两只耳朵。
两只长长的兔耳立在安迷修光鲜亮丽的发胶头上。

肯定就是错觉!!!

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

安迷修想。

>>>
“然后呢然后呢!!”红发的女孩用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多只耳朵!肯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我只是笑笑,语气淡淡地回答。“对啊,他的确做错了事。”
“啊?”
“我慢慢跟你讲吧。”

我握紧手中已经被我捂得温热的东西,继续讲下去。

“然后一个叫雷狮的傻逼来了,他嘲笑安迷修多了两只来路不明的兔耳朵。”

“你猜猜?艾比小姐,那个耳朵真的能被所有人看到吗?”

“唔……应该是能看到的吧,我猜那个安迷修以后只能顶着那个奇怪的耳朵出门!”

“不。”我笑了笑,“你听我说吧。”
——————————————————

安迷修整理好床单,决定再去看一看自己头上的东西。

“啊???——”
安迷修觉得自己要哭了。

过了几秒他面露难色地翻箱倒柜找帽子,找了半天要么就是帽子太小要么就是塞不下他那两只大耳朵,最后他找到了一个兔耳朵的帽子。

“……什么时候有的这玩意???”

安迷修觉得自己上辈子可能是得罪了兔子一家。

不过总比头上那个真真实实的兔耳朵要好吧???

于是他三下两下地套上了那个兔耳帽子,嗯,挺可爱。

等等我不是风流倜傥有马潇洒骑士安迷修吗!!!!

安迷修欲哭无泪地锤了锤桌子,难道以后要一直这样过下去?

门后发出几声闷哼,安迷修连忙缩在沙发上让自己看起来稍微正常一点。

雷狮回来了。

门嘎吱嘎吱地被推开,雷狮把钥匙扔到沙发上,换上一双安迷修觉得无敌可爱的小狮子拖鞋。

“我说安迷修,说了几次要换门了,怎么现在还…………”

“……???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怎么戴着个兔耳朵的帽子?玩什么新型play?”

雷狮凑近他的脸庞,眼睛半眯着端详安迷修头上的“可爱”兔帽子。

安迷修连忙脸红着把雷狮推出门然后猛地关上并且反了锁。

……妈的安迷修今天有病吧。

雷狮一边想一边揉了揉被门撞红的鼻子。

“不过安迷修今天真可爱。”
想晏。

雷狮正要掏钥匙开锁地时候发现自己好像把钥匙丢在沙发上了。
并且自己套着一双幼稚的拖鞋坐在楼梯间。

“安迷修我cnm你开门啊你是不是背着我有男人???”

刚说出最后一个字门就突然地打开了。

“对不起!!!!!”安迷修连忙道着歉“停停停。”雷狮打断安迷修的话,有些玩味地看着安迷修“你先解释一下你头顶这玩意是怎么回事?”

“头顶?”安迷修愣了愣,支支吾吾地说:“啊...嗯...就看它...在柜子上落灰...戴上玩玩...嗯...没错......”

“真的?”雷狮支着下巴打量着这顶帽子“以前也没看过你戴过啊?”

雷狮伸出他的手想去摘他头顶上的帽子,安迷修急得大喊大叫“别碰!”

晚了。

那顶兔耳帽子被雷狮从安迷修头上拿开,原本在他头顶上的两个耳朵弹了出来。

“……我都说了你别碰!!”安迷修觉得自己已经在被雷狮笑话的边缘了这下彻底没脸了。

“...噗。”雷狮捏着安迷修的耳朵“你今天是和兔子杠上了?这么想当兔子?这质量还挺好,摸起来像真的一样。”
安迷修疼得想踢爆雷狮的jj,可是理智控制了他这么做。

“...这个是真的耳朵。”
“...你再说一遍??”
“我说这个是真的耳朵!!!”
安迷修打开雷狮的手,有些气急败坏地回答。

“我靠安迷修NB。”

“……早上起来就有这玩意了,我怎么知道怎么长出来的啊,还有以后上街怎么办啊……”安迷修垂下耳朵,有些委屈地说。    “所以你这是做梦都想当兔子?”雷狮走到厨房倒了杯水“不就多了一对耳朵呗,就说我俩玩什么奇怪的play,还有你这样不挺可爱的吗。”

“………………”安迷修沉默了约莫一分钟。

“我还能变回来吗?”安迷修认真地盯着雷狮“总觉得……这样有点怪怪的,而且你说谁会天天戴个兔耳朵出去?我觉得我可能要一辈子窝在家里。”

——————————————————
“然后呢?然后他们俩怎么了?还有竟然那个雷狮能看见耳朵,那么别人应该也能看见的吧!!”红发的小姑娘一脸兴奋地望着我。

“不,别人看不到的。”我神秘兮兮地回应。

“啊……”女孩可惜地叹了口气“那不就没意思了?”

我没有多说,只是继续讲下去。

“他发现除了雷狮和自己,其他人都没有看到自己的耳朵。”

“不过,他的耳朵消失了。”我出了神,盯着某个远处。

“雷狮是为了救安迷修才死的,因为那个傻子他把结婚戒指掉在马路上了,去捡的时候遇到了车祸。”

>>>
“……安迷修。”“嗯?”他抬头望向雷狮。
“和我上街。”

“……等等你别拽我啊!!!!!!我这样子怎么出去!!”安迷修被雷狮粗暴地拉出门外,有些吃痛地蹲在楼梯间。

“你发什么疯?!”安迷修甩开雷狮的手。“在下这样被看见了怎么办!!”

雷狮撇撇嘴。“不会的,他们看不到。”

“...”安迷修莫名其妙地望着雷狮“你怎么知道?有保障吗?”

雷狮没有回答,只是说了一句。
“你和我出去就好了。”

安迷修抢了雷狮的外套,勉勉强强把衣服上的帽子套在头上。

“小心点笨蛋骑士,过马路。”

马路上人山人海,似乎空气都被人们排挤出去了。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像海,像海盗向往的大海。无数辆车迎面奔来,一双一双眼睛雪亮地闪动着,所有的车辆顺着弯曲的公路,连成一条发光的长链。

绿灯。

安迷修和雷狮径直走去,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掉在路上的银环,等走到离马路足有1km才发觉到。

戒指不见了。

“雷狮……你在这等我一下。”安迷修没有多说一句话,往之前的地方跑去。

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喊着“快点啊安迷修,这可是你们的结婚戒指!”

快点啊安迷修。

他不管周围路人的劝说和制止,也不理会车辆喇叭的警告。

他找到了,找到了那玫戒指。

一辆深红的车正在马路上开的飞快。安迷修握着戒指呆呆地望着那辆车,周围的男人,女人,小孩还是老人,都噔大了眼睛,似乎已经觉得他必死无疑。

“安迷修你疯了!”震天动地的声音划破了空气中的危险,他用极快的速度把安迷修推开险境。

一声长长的刹车声让空气瞬间凝固,雷狮没有离开马路,他知道来不及了。雨点狠狠的砸在地面,路人的雨伞摇摆不定。而雷狮脸色苍白的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鲜红的血以后脑勺为中心,向四周,慢慢地散开。安迷修缓过神来,他急速的扭过头,看着车肇事逃逸。
——————————————————

“雷狮不知道从哪里过来,快得简直像个狮子一样,但是他没能从车轮下跑过,我被救了,他却死了。”

“太可怜了,那现在叫安迷修的人还在吗?”

“……在呀。”
我顿了顿,手里紧握着一枚戒指。
“他为雷狮活着,而他的心永远属于雷狮。”
>>>

后来安迷修一直过着一个人的生活,他在那次车祸后好像看见了雷狮头顶上有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噗,雷狮,你头上不也长耳朵了吗。”

他回到家洗了把脸,抬头无意看见了自己的样子。
苍白的脸,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还有缠满血丝的眼球。
“……耳朵...不见了?”

——————————————————
“然后安迷修在整理照片的时候发现雷狮的照片上长了一个耳朵,很短,很像狮子。”
我回忆着。
“其实吧雷狮死的时候他完全可以脱险,但是安迷修看见他的那个笑容的时候就不抱希望了。”

“啊?”

“雷狮他不会跑的,他想死,死后就没有痛苦啦。”
“虽然说我觉得这家伙也没有什么痛苦的事情,不过他也不为我...呃,安迷修想想。”

“安迷修一直在等他。”
我笑着。

END.

靠我写的好烂!!(锤爆自己)

评论(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