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槟榔吗

点开看看8

墙头很多,目前HP格邓神奇动物骨科/凹凸雷安/漫威锤基

♞汐南

修炼中...⭕
表情包博主⭕


✨画手/coser/文手

【雷安】钻漾年华

*安迷修视角
*雷安

一直很想写这种平平淡淡的语气来描述雷安的爱情【?】
xjb写的555555凑合看看
标题瞎写的……

我们相遇、相识、相爱,又相离。

我和他的相遇是在一个阴沉沉的雨天。他递给我一支香烟,我出乎意料地没有拒绝。

苦涩的烟味呛得我出了泪水,他在我旁边嘲笑了我好久。最后道别时我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我们还会再相遇吗,他没有回答我,只是夹着烟对我挥了挥手。

我们真正认识时是在一个小酒馆。我没想到会和他再次相遇,但可以注意到他今天精神很好。我和他聊了许多,知道他是一个从远方来的留学生。他似乎很喜欢音乐,和我叽里呱啦扯了一大堆。

最后他说我很像英国人,但他说我是个混血。没错,我的确是个混血,他还说他很喜欢大海,大海就是他听过最舒服最好听的音乐。我饮下去一口酒,和他说我也是从c国来的人,不过不是为了留学,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可能是某种信念还是什么。他开始笑,和上次我们相遇时一样,他说我很傻,傻得冒泡。我没有生气,只是微笑着问了他的名字,他说。

他叫雷狮。

和他道别时我们互相交换了名片。我可以说在他说出「雷狮」这个名字时我的心被拨动了一根弦。他走之后我傻傻的盯了那名片好久。雷狮...雷狮。这个名字便在我的心中种下来,我觉得这个名字很眼熟。不过也只是一时的念头,世界上姓雷的叫狮的多了去了,然后我们从这天起隔了很久也没有见面。

在有一天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给我。我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便听到一句话。
“x大楼楼顶找我。”
说完这句他便挂了电话,恍惚中我已经套上了外套,大脑当机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是雷狮。他没有说清楚理由,但我还是急匆匆赶过去了。到的时候风吹得很大,他的头巾飘的肆意。

然后就是两片冰凉的唇碰在一起,这个吻极其不美好,我可以尝到雷狮嘴里淡淡的烟草味和刺鼻的酒味。我承认我对他有点感觉,所以这个吻突然降临时我甚至没有下意识地去反抗。他急躁地啃咬着我的嘴唇,血味久久地停留在我和他的口中,像是把糖含在嘴中久久不肯咬破的小孩一样,我没有咽口水,让烟酒味和铁锈味在我嘴里散开。
他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只是对我说
“在一起吧。”

于是我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和他在一起了。我们做爱做得很凶,像是猛兽般相互撕咬,第二天总有一些地方青一块紫一块,脖子上的吻痕使我一个大热天要戴着围巾出门。有时候我甚至分不清是真正相爱还是互相索取利益罢了——我们明天早晨会交换一个吻,下班时又会交换一个充满铁锈味的吻。
就这样过了三年。

雷狮没有放弃他的音乐,不过现在可能只是把它当做一个爱好而已。我和他之间不是只有情欲,有时他会弹弹放在阳台上落灰的钢琴。雷狮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他弹着,我听着。
怅然中似乎有女声传进我的耳朵。

Find light in the beautiful sea
寻遍了这苍茫洋流里的微光
I choose to be happy
我选择让自己快乐一些
You and I you and I
你和我 你和我啊
We're like diamonds in the sky
这是我们一起遥望长空的钻漾年华
…………

曲目毕后他像舞台上最耀眼的演员——应该是王子般地敲响最后一个音节,然后起身,谢幕。

听曲听得入神时我如梦初醒般睁开了眼睛,然后轻轻地为他鼓掌。有几次我都会看见他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像是天生的赢家、不死的上帝、耀眼的王子,或者说是碧蓝大海中嚣张跋扈的海盗。

他也正是如此。

而我在心里念着那句歌词。

When you hold me l'm alive……

他说过他喜欢大海,于是我们有时间就去东边的海岸看看。黄昏把大海映得金亮,两个男人坐在沙滩上喝啤酒。我们谁都没有说话,目光朝着海岸的对面——即使我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从海的这端看到那端。无所谓了,啤酒被喝得一滴不剩,我烦躁地捏了捏罐子,下意识瞟向他身上。一双绿眼一双紫眸碰撞,许久之后我终于开了口。

之后我是浑浑噩噩回到家里的。我得走了,去这个国家偏远的一个岛屿,东西不多,三下两下就收拾了个全。然后我便离开了这个两个人生活许久的小屋子,去了火车站。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坐这么长的路程,大概是心中还有一丝不舍,又或者是期待一个奇迹。

火车即将发动了,我把行李抬进车厢时有意地朝车厢外望了一眼:什么都没有。于是我又转过头找自己的座位,是两个位置。我的对面坐着一个人,他举着报纸挡住了脸。我想也许这是我路途中唯一可以说话的人,我对他问了声好,然后便看到他放下报纸对我露出了一个熟悉的,势在必得的笑容。

“我改变主意了。”
“从头开始。”

火车的路程很长,我无聊中靠着窗哼起了一首小曲:
You and I you and I
你和我 你和我啊
We're like diamonds in the sky
这是我们一起遥望长空的钻漾年华
…………

When you hold me l'm alive
只有在你的怀抱里
我感到自己真实的存在着

……When you hold me l'm alive
When you hold me l'm alive?

许久之后我对对面坐着的人请求了一句:

“雷狮,你能不能抱我?”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