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槟榔吗

点开看看8

墙头很多,目前HP格邓神奇动物骨科/凹凸雷安/漫威锤基

♞汐南

修炼中...⭕
表情包博主⭕


✨画手/coser/文手

【雷安】标题不知道取什么好就叫我雷安界ycy吧

*双向暗恋
*我流he转世梗
*双方死亡向
*活动文,最弱选手等着被u(你干嘛)@雷安文手101

——我的心上人呀,又在何处呢?

>>>

安迷修一大早就被喇叭声吵醒了,嘴里叼着热腾腾的小笼包,一个头从门边探出一半儿,好奇地盯着那个黑乎乎的,似甲壳虫般的大玩意。后来他才明白,这是汽车,城里开来的。

里头坐着的那个黑发男孩儿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不过出于待客之道他还是恭恭敬敬的欢迎那男孩,却又怎能料到男孩出口就是一句鶸,安迷修石化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那男孩已经走了。

过了几天安迷修又见到那个男孩,这次他似乎是专门来找自己的。
人大摇大摆地跨过门槛,眼神飘了好一会儿才看到缩在墙根的安迷修给地缝里不知名的小草浇水。男孩悄步靠近他,站在他背后突然大喊一声“哇!”刚刚还在聚精会神浇水的小家伙一个重心不稳头就向土里栽了去。
眼前冒着的金星还未散就听见背后的笑声,愤怒心使然,安迷修气的拔了几根枯草就往身后人扑去,结果就是偶像剧里的剧情,安迷修以尴尬的姿势趴在男孩儿的身上,男孩愣了愣神,嘴角又勾出一个弧度。

“你好啊,我叫雷狮。”

自从雷狮自报姓名后几乎是天天来找自己,一来二去也熟悉了起来。雷狮知道他叫安迷修,从小在这里长大,是个孤儿。

安迷修问雷狮说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呢,雷狮呸了根草慢吞吞的回答他,自己是从城里来的,老爹要在这做生意,大概要在这里住个几年吧。
安迷修听了先是兴奋的“哦!”了一声,然后有一些失落的说,啊那你过几年就要走了呀,便低着头在土里画圈圈。还没等雷狮开口,安迷修就噌地站起身拉着雷狮的手说,你还没来我们这边玩过吧,今天我就带你好好玩一下。

雷狮这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心动。

两只小手就这么拉在一起,安迷修带他去吃小笼包,走到铺子前掂着小脚准备开口时一拍头“完了,忘了带钱了!”他有些委屈地看着雷狮,好像在说“这个真不是我的错我忘记带钱了可怎么着啊”,然后年仅9岁的安迷修看着年仅8岁的雷狮从裤兜那儿掏出几张钱票子和红色的印着“100”数字的纸张。

得了,成外人来请客了。
安迷修只觉得脸上有点烧。

两个小孩儿吃完小笼馒头后满嘴的油,安迷修满足地拍了拍肚子,突然尴尬地打了一个响嗝。然后雷狮一边大笑一边跑,安迷修拿着不知哪捡的两根树枝追着雷狮跑。

两个男孩就这么打打闹闹过了几年。安迷修家屋檐上挂着一个燕子窝,每年它们冬天都会来,春天又去。春季到来,那对燕子又要北迁。安迷修坐在门槛上望着燕子发呆,雷狮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背后,一双骨节分明的手重重打在了他的肩膀,把后者吓得不轻,转身抡过去对着雷狮就是一拳。雷狮也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小公子,已经14岁的人一掌就稳稳接住了安迷修这一拳,两个人又是你拔我呆毛我就扯你头巾,打完架后安迷修又给雷狮上药。他们打架都是家常便饭,谁也没有因为什么才真正打在一起。两个人打架只是图个爽快,毕竟雷狮嘴欠,安迷修看着好欺负。

两个人都是瘦高瘦高的身材,十几岁的人了。已经不是当年小屁孩的模样了,总要学点避嫌。可雷狮偏偏老是逃家跑到安迷修这儿和他挤着睡,安迷修想反正都是男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雷狮老是吐槽自己家床小,或者什么床板太硬,安迷修憋了一肚子火气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才没跟雷狮打起来。

时间过得飞快,在雷狮18岁生日前一天安迷修给他偷偷塞了张纸,上面写着「晚上10点桥上见,敢迟到我就揍你。」其实把这纸给雷狮前安迷修是有些忐忑的,不过雷狮读完纸条后张口就是“安大骑士这么晚把我约出来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把自己气的不打一处,不过这次没想和雷狮打架,只是抛了个白眼就走了。

晚上10点安迷修如约而至地来到桥上找了个台阶坐着,虽然春天已经快过去,可温度还是有些许低。他的鼻子有些红,过了不知多久雷狮还没有到,安迷修甚至怀疑雷狮是不是把今晚10点记成明晚了。他拿出手表看了看,10:34。过了快半个小时还没有来,估计是来不了了,安迷修磨蹭着准备起身走人,哪知道刚起身就听见背后人冷不丁响起的声音“往哪跑啊,安迷修。”

后者回过头来看着那个绑着可笑的头巾向他招手的人,他快步走到雷狮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脚踹雷狮腿上。雷狮没有还手,只是笑了笑就问安迷修约他出来干什么。安迷修脸有些红,应该是风吹的。今天衣服穿的有些少了,安迷修想。
“没什么,约你出来看看风景,顺便晚点祝你生日快乐。”他嘟嘟囔囔说着,雷狮从口袋里掏出一袋小笼包,被压得有一点点瘪,不过还能吃。他和安迷修坐在桥墩子上共享这个惨不忍睹的笼包,然后雷狮淡淡开口他要回城里了。

安迷修嘴里嚼包子的动作停顿了几秒,然后他示意雷狮继续往下说。

“我要回去了,就明天。”

“不过又不是来不了这里了。”你别担心。这四个字没有说出来,只是卡在他喉咙里吞吐不出。
“嗯。”安迷修轻轻应了一声,他借着月光望向水波粼粼的湖面,雷狮望着他的脸,安迷修睫毛很长,一颤一颤地让雷狮忍不住想去亲。他觉得安迷修眼角有些红,便又打趣的开口“喂安迷修,你在因为我难过?”结果是被前者无情地怼了回去。
呆坐在这里雷狮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会送我什么生日礼物”安迷修没有回答他,可能只是他俩的手靠拢的一点,安迷修的耳根红了点,雷狮的心跳快了点。

0点了。
安迷修手表上的指针刚好指正,此时他们好似没有距离却又相隔甚远,然后安迷修突然就轻轻的吻了雷狮,就几秒的时间,又快速缩了回去。
“生日快乐,雷狮。”安迷修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然后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像只鸵鸟一样。

雷狮在那短短几秒钟内感受到安迷修温软的嘴唇和颤抖的睫毛在他脸上拂过,那时他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这就是你给我的生日礼物?”雷狮换来了安迷修的一个白眼。“爱要不要,不要滚。”
随即雷狮拽过安迷修的手臂,安迷修几乎整个人都贴着他,雷狮温热的呼吸打在安迷修耳朵上,双手紧紧锢住安迷修的腰。

“就让我抱一会。”

毕竟人又不是燕子,总不可能一直成对的飞,他有他走的路,我有我游的水。
终究不能一直在一起。

第二天雷狮在临走前跑到安迷修面前塞下一个暗紫盒子。
我会回来的。
那么,再见了,安迷修。

雷狮上了车,摇上了车窗。
安迷修盯着雷狮递给他的盒子出神,他并没有立即打开,而是紧紧地握在手中。

几十年过去,燕子成对飞来又飞去。安迷修逃不过岁月的侵蚀,密密的皱纹爬满了他的脸。安迷修翻出那个沾满灰的盒子,用满是茧的手拍去那厚厚的尘土,带它去了后山山崖。

“你还是像以往那样不守时。”
他还是没有打开那个盒子,盒面上已经破旧不堪,沾满了斑斑污渍。

燕子成双成对飞去了,老人长叹:“我的心上人呀,你又在何处呢?

然后安迷修倒下山崖,黑色的衣袍被风刮得扬起,不仔细看,就像一只燕子一样,飞去,坠落。

他还记得雷狮给他盒子的那天,看见了雷狮手上一个鸟状的戒指。

那是给谁准备的呢?

不知道了。

-

“据记者采访,死者名叫安迷修,死因大概是从山崖上摔下身亡。”

“居民说老者在这里住了很久了,孤身一人,无妻无子。”

“在老者不远处发现了一个暗紫色的盒子,应该是老者的遗物。”

“里面是一枚雕刻成燕子状的戒指,没有被拿出来过,模样还是崭新的,可能是老者所珍惜的东西吧。”

-

“燕子双飞去...”我轻轻唱着,手往裤兜里插,不知不觉在这小路上走出了好远。
走在一个破旧古老的房子前我愣了神,风有些大,两只燕子扑棱着翅膀飞走了。好奇心使然,我走进了这间破旧的屋子里瞧了瞧。虽然已经被遗弃多年,可这里到处都是人生活过的痕迹,衣被叠的整整齐齐。我冷哼一声,哪有人不住这里了还把房子内的设施摆得那么整洁?我看见了一张发黄的,破烂不堪的报纸,上面印着“雷氏集团第三继承人从高楼坠下身亡”的字样,明明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可我感觉我的鼻头有些酸。然后我看见了摆在书桌上的一枚戒指,泪水不知道为什么涌了出来。那天我哭了很久,直到抹眼泪的袖子被我打湿我才离开这。
不久后这房子被拆,另一户人家搬了进来,那个房子的主人说他叫安迷修。
我的鼻子又有些酸,我沉默了半晌,说,你好啊,我叫布伦达。

锵锵锵!我又产出了一篇垃圾(你干嘛啊)
都是坠落,四舍五入雷狮和安迷修就是意义上的燕子了吧。
“燕子双飞去”意义上的he了,他俩真的双飞了(笑cry
转世梗好烂啊啊我就是了水的再见了!

(如果可以我想要评论((

评论

热度(37)

  1. 雷安文手101吃槟榔吗 转载了此文字
  2. 吃槟榔吗雷安文手101 转载了此文字
    早知道时间有多我就应该改改再发。来来来天台排队了(*′ ▽‘)